青年,創什麼生?

都市像黑洞吞噬一切,年輕人湧到都市掏金,留下偏鄉急速凋零。有一群反其道而行的年輕人,選擇在他處落地生根,因為他們知道只有離開都市,才能看到不同的風景。這群年輕人入選今年的國發會 青年培力工作站,在生活的茶米油鹽醬醋茶中,他們的地方創生要如何突破過去的框架,玩出新火花,創造新生機呢?讓我們來看看他們的故事……

創生還是競爭?地方歹戲青年要改寫!

江湖在走,眉角要懂!創生在做,心法要有!地方創生今年邁入第三年,面對地方創生各種現象,感覺心很累嗎?其實你並不孤單!此次社區力採訪地方創生的青年工作者,聊聊他們一路走來看見的問題,這其中有的是「割稻仔尾」,人家辛苦打拚,他爽爽收割;也有努力廣結善緣「食果子拜樹頭」,卻屢屢被人「洗面」,看盡世態炎涼。

互助更勝補助 青年登場地方創生職業賽

早期許多推動地方創生的人,像是浪人武士,手持一把劍就殺出一片天地,一個人雖然走得快,卻不及一群人走得遠。國發會今年推出的青年培力工作站,跳脫過去「補助」和「輔導」的概念,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彼此串連合作。浪人武士們面對這樣新型態計畫,該如何拋下過往熟悉的工作模式或心態,轉而合作或和解,再且,他們又該如何做,才能讓地方經驗永續傳承。新計畫,新思惟,來看看此次獲選的團隊是怎麼說的吧~

年輕人來真的!不只創生機還要喚醒地方魂

地方創生其中一個目標是促進「島內移民」,然而連根拔除移植他鄉,並非易事。此次國發會青年培力工作站 入選其中的3個團隊,一位是從台南移居恆春,推廣恆春民謠的熱血青年;一位是移居台中市和平區推動部落永續工作,一做就是20個年頭;也有個原在半導體外商公司工作,最後決定返回宜蘭家鄉務農的女孩,從他們的視角中,或許能帶大家一窺這些島內移居的創生工作者,他們的所知與所想。

社區媒體新浪潮──生存是為了繼續發聲

「給我一個支點,我就可以舉起地球。」社區媒體的聲量雖然不若主流媒體大,但找到施力點,確實能對地方或社會造成影響。然而,許多社區媒體經營相當困難,一來是社區居民態度冷漠,二來是社區媒體的資源不足,在瞬息萬變的媒體環境,社區媒體到底該如何才能繼續發聲,報導地方事務,發揮監督地方政府的功能,而不被捲進時代的洪流呢?

我發聲故我在 社區媒體不容淹沒的在地之聲

「給我一個支點,我就可以舉起地球。」社區媒體的聲量雖然不如主流媒體大,但如果找到施力點,社區媒體即能開展出撥亂反正的可能性。儘管如此,社區媒體往往受限於資源與人力,面臨無法長久經營的窘境,在國外,政府設置公共基金協助社區媒體,民間企業、非政府組織等第三方單位也不遺餘力貢獻資源,反觀國內,如何促成政府或民間支持社區媒體,仍需更多的努力。

以社區報喚公民意識 社大成在地媒體的出路

具有資源及強大實力的的主流媒體能引導輿論,對社會產生重大影響,但由於主流媒體的性質與限制,往往無法長期支撐公共議題的追蹤,能長期關注地方議題的「社區媒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社大因具有在地性與公共性,可說是「社區媒體」的最強後盾。在社大全促會的努力下,全台社大公民報導培訓課程中,已有許多自主性社團持續運作,媒體的型式更是多元,一張報刊、一本雜誌、網路平台、影像平台,都正為地方發出不可忽視的聲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