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弱勢者同行 食銀深耕社區讓食物系統更具韌性

當許多婦孺、難民、遊民、原住民和雜工被邊緣化、歧視或被排除在經濟參與和社會服務之外時,他們的基本需求、日常飲食往往無法得到滿足。食物銀行的使命之一即是滿足這群被忽視或資源匱乏的人,但在不同文化和背景的情形下,除了幫助這群弱勢者,食物銀行也需要學習在地文化,以提供確實符應當地需求的服務。

台中華美社區剩食廚房 免廢、共享行動把剩食變美食

到餐廳吃飯也能解決剩食問題?坐落於台中市五權路「華美社區剩食廚房」,是由一群立志解決剩食問題的同好者所創辦,在這裡用餐沒有定價,您能自己決定這頓飯的價值,或者如果您今天帶不夠錢,您也能在飯後幫忙整理環境作為交換。這樣的理念備受歡迎,因為食物浪費,源自於人們不交流,才導致需要食物的人餓肚子,讓美食變為廢棄物。如果您剛好經過台中市五權路,可千萬不要錯過這間具有美意又特別的餐廳喔!

廚餘的第二人生 看巴西如何用剩菜殘羹賦權社區

煮了一桌豐盛佳餚但製造不少廚餘垃圾,真的很令人苦惱。巴西有一個不尋常的廚師,她教導貧民窟的人們,善用蔬果的每個部分,製作一道道健康又好吃的料理,而這個創意也捲動更多人,加入這場落實食物正義的行動。

食物銀行深入偏遠部落 為原住民食物主權站出立場

原住民擁有豐厚的文化底蘊,但卻未受到社會應有的重視,長久以來的殖民主義甚至奪取原住民獲得食物的管道,讓他們無法獲得健康與安全的食物。全球食物銀行網絡(GFN)現正與世界各地的夥伴,為原住民族人捍衛不容忽視的食物主權。

對抗兒童飢餓 食物銀行扮演關鍵角色

如果問「疫情下誰是最無辜的受害者?」相信大家都會同意,兒童是這場戰役裡最受威脅的族群。自疫情發生後,全球約有3億學齡孩童,因缺乏學校營養餐食而處於飢餓的危機。因此全球食物銀行網絡(GFN)比以往更顯重要,他們持續提供食物給糧食缺乏的學齡兒童,一解飢餓之苦。

看大學團隊如何以食物銀行 與在地共創善的循環和擴散(上)

近年來興起大學社會實踐之風氣,讓台灣的公民社會加入新的能動者。大學在社會實踐過程中不斷摸索自己的角色和功能,也致力於將地方關注的議題及協力實踐的經驗淬煉而出,進一步影響公共政策和政府作為。本文將介紹暨大推動食物銀行的案例,來說明大學團隊的社會實踐如何對善的社會和公共領域有所貢獻。

看大學團隊如何以食物銀行 與在地共創善的循環和擴散(下)

看見問題、導入專業、集思廣益、積極解決,是暨大營運食物銀行的方式,背後蘊藏的是開放、平等又務實的大學社會參與態度。這樣的態度落實在行動中,逐漸影響一起合作的伙伴,在食物銀行的協作過程中累積信任、追求共益、蓄積社會資本,善的循環就有機會在公民社會中流轉和擴散。

為什麼他們來不及長大?令人心碎的全球飢餓真相

「今晚,我想來點勁辣雞腿堡配薯條」,知名外送平台廣告席捲全台,打開手機,各式料理一覽無遺。但很多人難以想像的是,在食品加工業的產能不斷超前的同時,全球卻有多達8.21億人處於長期飢餓狀態;20億人的維生素和礦物質攝取不足,阻礙了健康成長;3歲以下幼兒高達45%的死亡率與發育遲緩和過瘦息息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