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宏信

里長伯葉宏信 用服務交換"揪感心"的社區故事

總是能把故事說得活靈活現、生動活潑的「說故事里長」葉宏信,在高雄市茄萣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7年來儘管里政業務繁忙,他仍持續到學校及聖公會說故事給小朋友聽。除了說故事外,葉宏信對於社區裡的疑難雜症也相當上心,舉凡車禍、財產糾紛、詐騙、鄰居吵架等等,他都親力親為協助處理。這些年下來,他相信這些服務及幫助,都是地方上最佳的無形建設。

放心Talk X 印尼鄉村的影像運動 印尼與台灣的社區經驗對談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由於環境與人文的差異,不同國家的社區經驗也截然不同。以印尼而言,在印尼,藝術是普及於庶民,且人人都具有潛在的藝術家性格,因此印尼影像工作室的Rangga,便透過教導村民拍攝影片作為社區工作的實踐,讓村民透過影像,說出自己的故事和生命的歷程。

17年磨一劍 「大內」高手葉媽練就一身社造好功夫

女力投身社造、翻轉在地,是近年來社區的柔性新勢力。早在2003年,台南大內區曲溪里就有一名專職媽媽代夫出征,讓荒涼的社區變成許多團體及學生生態教學的好去處。將近18年,社區兒少、長者、新住民、生態環境、河川保護,都在她的手中迎刃而解。

書店在他方,不在又怎樣?

因疫情影響,許多社區中的獨立書店紛紛吹上熄燈號,引發不同的感嘆及議論,像是「平常不常去支持,等書店要倒了才開始嘆氣」,或者「一間書店生意最好的時候就是倒店之前」。面對蕭條的書業環境,除了感嘆,或許我們該積極地提問:「書店要在社區中生存,該如何爭取社區支持?」或「書店該具備哪些特殊功能,讓社區居民覺得不能沒有書店?」

社區該怎麼看?談組織中的社區與社區中的組織

「社區工作」四個字背後的脈絡都是在地而真實的,透過長期的田野實作,也必然會帶動起地方創生與社區共生的多元生命力。社區工作該是怎麼一回事?要能每走一步都反省一步,到底自己所做的社區工作有沒有社區?我是為組織中的社區工作,還是為社區中的組織而努力呢?都值得一起深思!

用桌遊輕鬆帶入社區議題 新住民融入社區有一套

2020年初夏,一個週末,高雄市一群東南亞新住民姊妹,聚集在捷運站美麗島學苑內,分享她們研發的桌上遊戲,希望透過歡樂的多元文化遊戲,有效率的傳達知識、文化、語言,並帶著這些桌遊進到社區協助居民認識多元文化。

社區就是大家庭 卡來萬教會視鄰如親

位於花蓮縣新城鄉嘉里村的卡來萬教會,一直以來秉持「服務社區就是教會愛鄰舍的表現!」的理念,在投入社區服務工作時,他們先是在教會中開班教授皮雕製作,對象是社區婦女與國、高中學生,除此之外,教會每周有5天中午是共餐時間,邀請鄰里一同用餐。

拒絕跟風 特色社區也要做自己

如果《快樂王子》的作者王爾德(Oscar, Wilde)要跟從事社區發展工作的人說一句話,相信他會說:做自己吧,因為其他人已經有人做了!(Be yourself; everyone else is already taken.)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協會於5月舉辦的「閒畫家常聊社區──基礎培力工作坊」,幫助大家盤點社區資源,瞭解自己的社區,找到獨一無二的特色,而非盲目跟風,複製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