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醫制上路18年民眾仍不解 醫療群根基不穩難發揮

「我什麼時候才能打到疫苗?」、「我的身體狀況打AZ疫苗會不會血栓?」疫情期間許多民眾都有打疫苗的問題,這些問題其實都能由「走在最前、守到最後」的防疫要角──「家庭醫師」為你說明。然而,如此重要的家醫制度,在台上路18年卻仍未普及,許多民眾仍對社區醫療群、家醫制一知半解,生病時仍習慣往大醫院跑,不願意就近就醫,究竟這個現象背後,隱藏哪些問題讓社區醫療群無法發揮實質作用呢?

醫病同心 你找到厝邊好醫生了嗎?

到醫院看病常常等到懷疑人生嗎?苦苦等候3小時,看病卻只花3分鐘。其實看病不一定要到醫院,透過完善的家庭醫師、社區診所及社區醫療群制度,你能在家裡附近看病,不僅省下交通和等候的時間,還能獲得質量更好的照顧。社區醫療群與醫院不僅具有垂直轉診機制,甚至為了因應高齡化社會,許多社區醫療群也建立以民眾、家庭及社區為中心的持續性與完整性照護,進一步提供居家醫療的服務。

「天總會光」!社區互助網絡在疫情中陪居民等待天亮

「無論是老萬華人,還是才住一年的新人都很投入,自己家鄉的平安要自己守護。」曾是疫情熱區的台北市萬華區,5月開始,社區居民和店家即與民間組織積極串連,即時回應因疫情帶來的各項難題。另外,投入社區工作逾10年的社福團體基督教芥菜種會也將「芥助網」的功能帶入防疫行動,針對來勢洶洶的疫情,串聯社區共好點,推展「社區防疫共好行動」,支持社區裡的弱勢族群。

合作大於競爭 民主取代威權 勞動合作社實現勞務自主勞動尊嚴

想創業卻擔心資金不夠,一個人打拚又有點孤單,其實有一種方法,能讓你與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努力,不需承擔創業的風險,還能獲得集體報酬、分配盈餘,最重要的是還能減少中間剝削,互助合作。來看看「勞動合作社」如何實現勞務自主,並成為弱勢家庭實現經濟自立,脫離社會救助的新武器吧!

憲法 公約保障 制度環境卻不友善 勞動合作社在台路 還遠迢迢

儘管憲法明文規定「合作事業應受國家之獎勵與扶助」,但台灣的合作事業卻是長期受到忽略,反觀大企業若缺地、缺電,政府會想辦法,並給予賦稅優惠,其他社企、社創或中小企業也有很多獎勵措施,唯獨沒有資本的勞動合作社,不僅沒有獎勵,連融資、低利都毫無資源給予。

勞動合作社與社區共生 解套社會問題帶動善循環經濟

「一個人絕望時,只要有條無形的線,他就找得到上岸的路。」勞動合作社除了聚集有共同理念的人,一起工作,也成了一條無形的線,將社區中被困難淹沒的人們拉回岸上。智立勞動合作社 2015年 將思覺失調病友納入合作社的「準社員」,陪伴病友們透過工作,培養韌性的社會適應力,並創造支持弱勢社群的社區經濟模式。基督教芥菜種會的新住民清潔服務勞動合作社,則無償地投入社區關懷行動,與社區形成「水幫魚、魚幫水」關係。

不消極等待救援 社區產業儲備能量勤練永續心法

6月初,政府各部會雖因應疫情陸續提出紓困補助,但仍有一些族群無法獲得幫助,其中,尤以社區單位及其從業人員受到的衝擊最為嚴重。然而,關於紓困補助,「菁寮無米樂社區」和「寶來人文協會」倒是不約而同地認為「這不是補助金的問題,領補助能撐多久?我們想的是疫情何時能解封?快讓營運恢復、讓產業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