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災社區怎麼做?日本人從自己可以做的事開始

災時所發生的問題,像是把照妖鏡,如實的反應原本該地域社經體系的弱點,而這些問題很常就發生在社會與經濟的交接面。對於防災,日本人往往先從在地的人事時地物談起,而不直接回答防災方面的工作。因為只有深入瞭解自己社區的狀況和問題,回到本質,防災才算做得好。

以科技守護台灣 打造韌性城鄉

台灣位於琉球群島與菲律賓群島之間,並地處太平洋地震帶,時常受到颱風與地震的威脅。近年受到極端氣候影響,短時強降雨機率增加,造成嚴重災害。政府除落實各項防救災教育及演練外,也整合中央、地方政府與學術單位三方,運用新興科技以提升整體災防能量,並透過通訊軟體讓民眾得知預警訊息,以科技守護台灣,打造耐災的韌性城鄉。

面對災害拒做鴕鳥 芥菜種會與社區一起捍衛家園

受極端氣候影響,天災頻仍。如何從無情的災害中分秒必爭搶救家園,成為人類必須面對的殘酷問題。基督教芥菜種會秉持著「以芥菜種信心與希望,建立社區支持網絡」,於社區中不遺餘力提倡防災重於救災的觀念。

恐懼與傷痛 是最佳的防災動力

2016梅姬颱風重創烏來,忠治部落因為土石嚴重坍方,再度陷於唯一連外道路中斷的危機。當災難發生,一開始部落年輕人並未積極投入救災,反而是年長或婦女投入居多。當時有約30名大學生志工進入部落,會同當地教會牧師一起投入救災,將近3週。這次事件後,當地年輕人開始有了防救災意識。

防災也需要創新思維 看日本的災後省思

日本在經歷過1995年阪神大地震的傷痛後,提出了知名的災害防救法則,即是當大災害來臨時,「自助:互助:公助」的比例大約是「7:2:1」,顯示自助與社區間的互助極為重要。然而,阪神大地震距今已近25年。在這段期間,311大地震的重創與人口高齡化等挑戰,讓日本的改變,不斷在發生。

在地自主參與防救災 社區也能DIY

東華大學台灣文化學系副教授郭俊麟日前在科技部所舉辦「2019新實踐暨台日聯盟地方連結與社會實踐研究」國際研討會中發表的論文《社區防災的社會創新–從災害圖上演練的在地實踐談起》中提到,他借鏡日本「災害圖上演練DIG(Disaster Imagination Game)」的方法導入花蓮在地民生社區防災演練的實地操作。

關於防災,社區營造可以做什麼?

氣候變遷導致災害類型愈來愈複雜,防災也從海綿城市的基礎假設,進化到 #韌性城市,並強調災後在 👉評估期👉準備期👉回應期👉回復期 等四個時期的工作下,能快速復原生活機能和秩序,基於這樣的概念,逢甲大學透過科技部計畫開發了「市民探針」的手機APP,讓防災透過社區居民參與及即時資訊分享,降低災害對生活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