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大於競爭 民主取代威權 勞動合作社實現勞務自主勞動尊嚴

想創業卻擔心資金不夠,一個人打拚又有點孤單,其實有一種方法,能讓你與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努力,不需承擔創業的風險,還能獲得集體報酬、分配盈餘,最重要的是還能減少中間剝削,互助合作。來看看「勞動合作社」如何實現勞務自主,並成為弱勢家庭實現經濟自立,脫離社會救助的新武器吧!

憲法 公約保障 制度環境卻不友善 勞動合作社在台路 還遠迢迢

儘管憲法明文規定「合作事業應受國家之獎勵與扶助」,但台灣的合作事業卻是長期受到忽略,反觀大企業若缺地、缺電,政府會想辦法,並給予賦稅優惠,其他社企、社創或中小企業也有很多獎勵措施,唯獨沒有資本的勞動合作社,不僅沒有獎勵,連融資、低利都毫無資源給予。

勞動合作社與社區共生 解套社會問題帶動善循環經濟

「一個人絕望時,只要有條無形的線,他就找得到上岸的路。」勞動合作社除了聚集有共同理念的人,一起工作,也成了一條無形的線,將社區中被困難淹沒的人們拉回岸上。智立勞動合作社 2015年 將思覺失調病友納入合作社的「準社員」,陪伴病友們透過工作,培養韌性的社會適應力,並創造支持弱勢社群的社區經濟模式。基督教芥菜種會的新住民清潔服務勞動合作社,則無償地投入社區關懷行動,與社區形成「水幫魚、魚幫水」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