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賣的不是景點,部落觀光可以這樣玩!

「為了錢,你願意連尊嚴一起販賣嗎?」部落觀光產業的發展,看似為部落帶來收入,然而,這卻是一條「文化主權」的血淚之路,部落傳統文化走上商品化之後,有時販售的不只是遊程,文化尊嚴更是一同被拋售。部落觀光是文化結合經濟的事業,投入部落觀光產業超過20年,來自花蓮阿美族的Lalan Unak和今年甫成立部落生態文化旅遊公司的太魯閣作家Apyang Imiq,對於如何兼顧商業利益與傳統文化,他們仍繼續地進行自我的對話與反思。

屏東部落長者打頭陣 為疫苗施打穩軍心

從5月18日三級警戒以來,電視新聞的播送堆疊,導致屏東縣來義鄉南和村部落族人心生懼怕,病毒沒有進到部落,恐懼卻直抵人心。第一波AZ疫苗在台灣各地開始施打,第一批施打對象就是80多歲的老人家。然而,疫苗出現並沒有強心針的效果,反讓族人感到擔憂,從原鄉的低施打率,可見族人的抗拒。

以傳統生活哲學為靈感 部落食銀發展適地適人的服務

據內政部2019年統計,全台原住民人數約為57萬,佔總人口比例2.4%。雖然人數不多,但原住民許多特有的文化與漢人相異,即使同為原住民,徙居都會區的原民與部落原民的生活型態上可能大相逕庭,在一般的食物銀行裡針對其各自的需要,也必須更細膩的設計規劃。因此,近幾年台灣開始興起若干原住民食物銀行,專門針對原住民族群獨特的處境提供救助與培力。

另類的青年返鄉,無法估算產值卻改變了整個部落

不同於時下正夯的青年返鄉,從經濟面的在地文創、產業、小農發展;宜蘭大同鄉寒溪部落的青年返鄉,產出的是愛,是陪伴,是關懷,眼睛看不到,無法行銷,更不能賣錢,但卻大大改變了寒溪部落,而在當中收穫最多的,就是這些返鄉的青年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