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弱勢者同行 食銀深耕社區讓食物系統更具韌性

當許多婦孺、難民、遊民、原住民和雜工被邊緣化、歧視或被排除在經濟參與和社會服務之外時,他們的基本需求、日常飲食往往無法得到滿足。食物銀行的使命之一即是滿足這群被忽視或資源匱乏的人,但在不同文化和背景的情形下,除了幫助這群弱勢者,食物銀行也需要學習在地文化,以提供確實符應當地需求的服務。

以社區活動中心凝聚居民 探索共好社區願景

搶車位、噪音擾鄰、飼養寵物所造成的糾紛,這些因鄰里糾紛釀成劇烈衝突的新聞,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吧!其實,鄰里糾紛無關乎公德心問題,而是因為長期以來鄰居間缺乏互動,才會無法感覺自己的行為早已嚴重影響他人。這些糾紛除了訴請警察協調處理,究竟還有什麼方法能夠一勞永逸呢?來看看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的精采洞見吧!

疫情下假消息傷及移民 社區組織群起破解

打擊疫情相關的假訊息就像「打地鼠」遊戲,當一個假訊息被揪出來,又有另外一個冒出來,有時散布假訊息是有心人士用來牟利的手段之一,當讀者點擊訊息時,會有一個連結將讀者導向一個充斥廣告的頁面,每次點擊都能讓製作網站的人賺取10美分。最令人難過的是,這些假訊息正瞄準身處資訊落差環境中的移民族群······

共繪共生 以藝術凝聚社區意識

英國倫敦、巴西聖保羅、美國德州奧斯汀等城市,30多年來政府一直將資金挹注於公共藝術,它除了讓市容變得美觀,從社區發展、交通、心理健康和經濟效益等層面來看,公共藝術還具有哪些不為人知的魔力呢?讓我們從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費城的壁畫藝術看起,一一揭曉公共藝術對城市和居民帶來的正面意義。

誰說長者只能被照顧?綠色照顧讓長者透過參與翻轉農村

說到「長者照顧」時,總是聯想到藥物、復健或虛弱的老人嗎?其實,有一種運用農業、園藝、動物及戶外自然空間等,融合健康照護概念,發展出的「綠色照顧」,能幫助長者創造出更積極的晚年生活,且以綠色照顧方式整合社區議題,更能讓照顧成為社區資源循環的一種可能。「綠色照顧」究竟是如何實現在地安老的理想,城市與農村發展出的長者照顧樣貌又有什麼差別?來看看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執行長吳碧霜的分享吧!

空間翻轉╳幸福有感

戴著口罩,聽著耳機,向左走向右走,儘管人們比鄰而居,但關係卻疏離且淺薄,人們變成一座座孤島,失去對話,斷開連結,最終也讓我們本應具有的幸福感徹底被埋葬。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社區越來越像一個巨型旅店,我們不再認識對門的鄰居,在電梯中也只能沉默以對。鄰里中應該具有交誼功能的社區中心,也常因缺乏適當的規劃,導致居民無心停留。究竟該如何找回我們曾有過的連結與幸福感?或許,社區空間是一個起點。

避免危險的單一視角 地方需要可靠的在地媒體

2004年起,全美約有1,800份地方報紙因市場萎縮而消失,以致超過1,300 個社區沒有新聞媒體,人們稱這些沒有地方媒體的地區為「新聞沙漠」。當社區失去可靠的新聞媒體,就像失去心臟與靈魂,文化的型塑與敘事將會掌握在特定族群手上,造成巨大的訊息鴻溝,也讓社會失去了多元觀點與價值。

社區參與及培力怎麼做?參與式預算的運用(上)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社區越來越像一個巨型旅店,鄰居成了「不交流」、「不來往」、「不相識」、「不互助」的陌生人,我們不再認識對門的鄰居,碰到時也只能沉默以對,生活上碰到困難我們獨自承擔,無法與鄰居討論與分享。長期的人際關係疏離,看似只是社區的小問題,但長久下來,卻成了發展人民自治的絆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