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危險的單一視角 地方需要可靠的在地媒體

2004年起,全美約有1,800份地方報紙因市場萎縮而消失,以致超過1,300 個社區沒有新聞媒體,人們稱這些沒有地方媒體的地區為「新聞沙漠」。當社區失去可靠的新聞媒體,就像失去心臟與靈魂,文化的型塑與敘事將會掌握在特定族群手上,造成巨大的訊息鴻溝,也讓社會失去了多元觀點與價值。

社區參與及培力怎麼做?參與式預算的運用(上)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社區越來越像一個巨型旅店,鄰居成了「不交流」、「不來往」、「不相識」、「不互助」的陌生人,我們不再認識對門的鄰居,碰到時也只能沉默以對,生活上碰到困難我們獨自承擔,無法與鄰居討論與分享。長期的人際關係疏離,看似只是社區的小問題,但長久下來,卻成了發展人民自治的絆腳石。

社區參與及培力怎麼做?參與式預算的運用(下)

拿起手機,我們可以聯繫遠在天邊的人,但通訊再怎麼便利和發達,我們卻無法像過去頻繁地互動,就算有困難也不好意思找鄰居幫忙。為了改變這樣的孤獨現狀,「參與式預算」是有效的做法,透過7大步驟,能有效地集體自治、自決,不僅解決生活上的問題,也重新找回人與人的連結。點開本文,來看看七大步驟有哪些吧!

把錢留在社區 補充貨幣繁榮地方經濟

即使你沒有錢,但仍能獲得生活所需,甚至帶動地方經濟發展,這就是補充貨幣不可思議的魅力。從肯亞到英國,越來越多補充貨幣在世界各地的社區發行,讓人們在不花費本國貨幣的情況下,就能透過補充貨幣,獲得所需的雜貨與服務,究竟補充貨幣是如何運作,對於地方經濟又能造成什麼影響?來看看此篇文章深度說明補充貨幣的「能」與「不能」吧!

社會處方箋──社區斷裂感與實現社會安適的解方

近年社區工作的專業領域發展多元且快速,但也發現不同專業存在「斷裂感」,舉例來說,倡議社區共生的團體,以社區規劃的視角盤點資源,但常是外部資源的挹注,缺乏陪伴在地社區的實質元素,當規劃者與社區居民缺乏共識,「斷裂感」就此產生。再者,社區團體與專業組織很少建立合作關係,雖能建立共同照顧的連攜模式,但實際狀況卻是各做各的,照顧資源的應用也呈現斷裂的樣貌。社區本應共生共存,社區服務更是,如何確實串連彼此的專業,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副秘書長劉懿德提出了他的看法與建議。

當城市成了荒漠 開羅和達卡的邊緣社區卻讓家變綠洲

當高樓越來越多,城市的綠地和公園卻越來越小,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致命的空污將讓我們坐以待斃。在埃及和孟加拉,越來越多農業組織邀請社區居民投入「屋頂花園」,當屋頂有各式各樣的植栽,不僅能為較高的樓層遮陽,也能讓城市保持涼爽,並改善空氣污染的狀況。

終結穀賤傷農與盤商剝削的小農悲歌──農業生產合作社

「穀賤傷農」、「盤商剝削」一直是農民心中的痛點,在金錢至上的時代,農民間無法互助合作的情況,更讓農業發展受到限制。舊思維永遠無法創造新氣象,農業現在急需的是新思維、新做法,「新型農業生產合作社」因此應運而生。新型農業生產合作社如何改變產銷制度?社員又該如何透過民主機制一起參與?來看看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的分享。

農村人疾呼:比起超商,綠色消費合作社更適合我們

台灣便利商店的高密度被戲稱為「台灣之光」,但看似便利的超商,真的能完美地滿足不同地域居民的需求嗎?多數生活在農村的人,普遍早睡早起,他們有相對充裕的時間與食材,可以在家自煮三餐,比起超商貨架上琳瑯滿目的加工食品,他們更需要的是農具或是生活用品。如果連鎖的便利超商無法滿足農村人的需求,那麼是否還存在另一種村民共有、共治、共享的選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