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們能在偏鄉教育這塊荒漠上,灌溉出什麼樣的綠洲

偏鄉教育不僅是教育問題,更是政府各部會在致力推動青年返鄉、地方創生等政策的同時,應同步思考的根源問題。而除了政府單位制定政策及資源投入之外,民間的草根力量也不能忽視。猶如乾渴沙漠的偏鄉教育,雖無法立時變成繁花錦簇的花園,但在政府、民間與社區共同的努力灌溉下,也能逐漸形成綠洲,讓花兒生長綻放。

這段原鄉教育之路走了20幾年,是一趟不滿意卻值得的返家之旅

若說社區是偏鄉教育的大教室,原住民部落則是一個渾然天成的自然教室,開闊的天與地和所蘊藏的山林智慧,養成了原住民的寬廣心胸及美好靈性。而近來備受關注的民族教育和文化認同,更讓這個教室的教學課程變得多元,不只是在外所呈現的族語學習、文化傳承,也有更多的內在認識與探索。

什麼才是偏鄉教育的第三條路?鄭同僚:混齡教學為偏鄉小校找新路

來自體制教育圈內的鄭同僚,明白當今教育體制的龐大限制,因此一腳跨到體制外當起教育改革者,因而有了「教育頑童」這個稱號。他的確很理性又溫和的在談著對台灣舊有教育體制的看法,但在這理性的背後,有著強大的力量,讓他積極的推動各種實驗教育,對抗舊有教育體制上的陳規陋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