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佳楓

台中第一家照顧咖啡館「有本生活坊」,是靜宜大學社工系教授紀金山在社區美好想像裡的其中一塊藍圖。他認為,照顧咖啡館存在於社區,就是要讓它能真實地被社區居民需要,並且能夠幫助更多人。紀金山說:「人們在認知衰退了以後,需要的是直觀的美好,所以『真善美』就是在照顧裡最重要的事。」他於是集合了社區的長者們,為著有本生活坊自己手作所有的裝飾、擺設及用具,親手打造如同在家中的舒服感覺,沒有華麗的堆砌,也不講究時尚風格,而是讓照顧咖啡館自自然然的存在於社區中。

 

過往的機構式服務,只會提供照顧者或家屬「基本的」需求,但有本生活坊「多走一哩路」,可以提供所有的照顧要求,這就是紀金山美好想像的實踐。透過咖啡館裡的專業諮詢,協助照顧者或家屬申請政府補助,並以自費為輔,家屬只要再補貼一點點費用,就可以讓服務品質提昇很多,甚至可以不需尋求移工的幫助,也不必將長者送到典型的安養機構。

「有本生活坊」,是靜宜大學社工系教授紀金山在社區美好想像裡的其中一塊藍圖(照片提供:陳佳楓)

 

照顧者的時間是很寶貴的,來到「有本生活坊」,可以讓喝一杯咖啡的時間更有效率。在這裡,照顧者可以一邊喝咖啡、得著一段「喘息」時光,並一邊傾訴自己的需要,服務人員則於聆聽後提出建議,協助解決問題。也因為如此,在有本生活坊中的服務人員均需瞭解照護專業。

 

這樣的咖啡館是必須的。紀金山表示:「作家鐘文音前陣子到有本生活坊進行講座時,也提到自己很盡心地照顧媽媽,但再怎麼樣盡心,她每天也得逃開1至2個小時到咖啡館裡喘息,因此咖啡館給她帶來很大的療癒。」照顧咖啡館是被台灣各個社區所迫切需要的,所以他希望先將目前的業態做出來,讓大家看到、進而模仿。「有很多人要來學習、模仿,對我而言是再好不過,因為這樣就能解決台灣的長照挑戰。」紀金山說。

 

因此,當有本生活坊的收支達到平衡時,就吸引了幾十個單位想要加盟。深知自己的責任就是要把成功經驗輸出,所以有本生活坊推出了社區照護平台的全國加盟計畫。這個平台並未採取財團內部化、一條龍的運作方式,而是希望社區工作要有在地的靈魂,因此需要一位在地人擔任店長,由專人加以引導。此外,建構平台的主要目的之一,是為了在各地資源不均——有些過剩、有些不足時,還可以居中調撥,並提升服務效率。

 

紀金山表示,照顧咖啡館未來除了將繼續深入社區外,還有四個價值:

一、一站式的服務整合平台

只要來到咖啡館,所有相關的困難都能幫忙解決,例如找政府和各個服務提供者的資源、擬定照護計畫、進行個案管理等。

二、讓從事照顧的人有職涯上的規劃與希望

年輕人只要看到未來,就不會退場,不退場的人力培養具有真正的價值。

三、照顧組織量能的提昇

日本從高齡社會到超高齡社會,也經過一段陣痛期,原本由社會組織及法人從事,後來開放給一般營利產業加入,組織量能反而提升。

四、為社會解題

問題一直都在,但總是需要一一解決。紀金山期待能思考對應策略,為社會解決難題。

 

這四個價值就是有本生活坊的精神。紀金山強調,原本存在於社區的資產,隨著社會型態快速變遷,需要用比較新的觀點讓它跟上時代,但跟上時代的過程不是摧毀,而是添加,包括功能、美學、文化意義的重新發掘。照顧咖啡館,就是將過往互助的能量重新發掘出來,為社區注入一股新的照顧能量,相信也能為社會長照難題,開創一條可行之路。

咖啡坊裡的擺設,全都是好好聚落的長者們手作(陳佳楓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