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佳楓

藤澤型社區照顧模式的影響力也延展到今日台灣的居家照護、長照政策走向 (圖片來源:社區力傳播網)

藤澤型社區照顧模式(AOI Care Home),其照護模式被稱葵照護(Aoi Care)是一種小規模多機能、自立支援、且讓人信賴的社區型新照護模式。強調讓長者在自己的社區裡,居家快樂地終老。它結合了家庭訪問、短期住宿和日照中心的機能,機構裡近9成的長者都罹患不同程度的失智症,但卻是一座沒有圍牆的機構,讓長者自由進出。藤澤型社區照顧模式的影響力也延展到今日台灣的居家照護、長照政策走向。

沒有圍牆的社區照顧機構
加藤忠相在十多年前於日本神奈川縣藤澤市,創辦了AOI Care Home「葵照護」,也就是「藤澤型社區照顧模式」。這是一種小規模多機能的照顧設施,結合了家庭訪問、短期住宿和日照中心的機能,其機構裡近9成的長者都罹患不同程度的失智症。

葵照護在強化社區營造的同時,提供長者自力支援的服務。他們強調年長者不只是被照顧或被保護的角色,其人生豐富的經歷及智慧,可以被社會所利用。他們安排長輩們自己打掃家園,並且依照每個人的才能及興趣,提供給予任務,讓長輩有機會活化身體機能。

葵照護需要投入相當大的人力與時間去研究,依照每位長輩的疾病、生命史、能力、興趣、喜歡、精贲狀況,規劃其個人化的照顧計畫,也就是照顧人員量身訂作個人瘩劇本,讓長輩可以自由發揮。其用意是讓長者在安全環境中發揮能力,實現自我及生命價值。

他強調照顧的終極目的在於建立人際關係與信賴關係、自立支援並強化社區參與。這是一種「小規模多機能」或「團體家屋」的社區型照護服務。希望長者可以與社區保持互動,不遭社區孤立,同時也讓居民可以支持長者。如爺爺奶奶開設柑仔店、菜園、咖啡館、公共空間,讓社區居民及孩子可以到此支持,從而落實。

藤澤型社區照顧模式是一間沒有圍牆的照顧機構,孩子們和長者一起玩耍。在那裡,在這裡長者可以自由進出不會走失,彷彿就在自家生活,沒有機構的冰冷感和制式化。但為何這裡能如此的放心長者,據說他們有一套自己的溝通療法,透過「觸摸、眼神和對話互動」,了解長者生活習性,探究他們內心想法。例如失智長者眼神容易向下看,且視野較窄小,他建議溝通時照護人員可以蹲下來看著長者的眼睛,撫摸他的手,聽他說話,消除緊張感,當長者卸下心防後才能更了解他們。借鏡日本經驗,臺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曾表示,台灣若想建構類似的照顧機構,必須先翻轉民眾和照顧者觀念,讓他們願意敞開心胸、放手讓長者做自己想做的事。

 

打破長期照顧產業的舊思惟
因著許多關心長照政策、夢想在自己社區、居家快樂地終老者,急切於想認識什麼是「葵照護Aoi Care」,森田洋之和加藤忠相將其經驗寫成專書《葵照護Aoi Care:小規模多機能+自立支援,讓人信賴的社區型新照護模式》在台灣於2018年6月出版。

該專書作者森田洋之曾任北海道夕張市立診所所長,目前主要在鹿兒島縣從事相關研究、寫作、看診等工作,目前也是南日本Health Research Lab (健康研究實驗室)負責人、鹿兒島醫療照護學習營,社區營造部長。另一位作者加藤忠相則是株式會社葵照護代表取締役社長,二十五歲即創辦青流照護。在強化社區營造的同時,以小規模多機能居家照顧、團體家屋為主軸,同時提供長者自力支援的服務。

該書中有多位台灣相關領域者撰寫推薦文,如「都蘭診所所長」、「台灣在宅醫療學會」余尚儒理事長;「好好園館」、「有本生活坊」創辦人紀金山教授;台灣自立支援照顧專業發展協會林金立理事長等,紛紛在書中分享藤澤型社區照顧模式的概念與觀點,提供對葵照護的認識,與其跟傳統照護的區別。

而藤澤型社區照顧模式,影響了台灣的居家照護、長照政策走向,而台灣人是否能敞開心胸、翻轉照顧觀念呢?我們恐怕要先思索在持續高齡且照顧需求日漸高張,照顧人力不足的情況日趨嚴重的社台灣中,照顧需要改變哪些觀念與做法,才能產生新的價值與服務模式?

葵照護需要投入相當大的人力與時間去研究,依照每位長輩的疾病、生命史、能力、興趣、喜歡、精贲狀況,規劃其個人化的照顧計畫(圖片來源:社區力傳播網)

 

資料參考/《葵照護Aoi Care:小規模多機能+自立支援,讓人信賴的社區型新照護模式》,太雅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