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名字叫「萬華」

萬華的中央魚貨市場是台北許多料理職人必去市場之一,在那裡你能買上最新鮮的漁獲,和產地直送的生鮮蔬果,做出讓人大飽口福的料理。在每一道料理的背後,其實承載著底層辛苦勞動的故事,可能是漁人農夫,可能是運輸司機,也或是市場小販,這些基層勞動者在萬華隨處可見,他們並不起眼,也很少人因為他們的辛勤而給予掌聲,有時人們反而因為他們髒亂的外表,給予蔑視、嫌棄與責難······

地方創生在何方?

雞湯文裡總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但如果一開始就走錯路該怎麼辦呢?台灣自從喊出地方創生元年口號以來,已過2年的時間,初期地方創生以產業為導向,形成各類業者亟欲搶食的大餅,連續兩年舉辦的台灣地方創生展,像是產品與產業聯展,但在這些看似美好的策展背後,也讓人不禁生起疑問:地方創生造成多少人移居?都市壓力是否趨緩?農村失能問題是否得到解決?下一代願意生孩子了嗎?高齡者被妥善照顧了嗎?

杜絕防疫破口「變種增殖」 社區自治共同體是出路

「疫情離我還很遠」、「沒那麼倒楣、沒那麼容易感染」,你的身邊也存在對染疫風險心存僥倖的親友嗎?其實,社區防疫破口往往來自於這種心存僥倖的心態,在政府人力、物力有限的情況下,若要杜絕人們抱持僥倖心理,讓防疫破口「變種增殖」,「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將會是一條出路。

正確理解的自利原則 學習「公民社會」的必修課

雙北進入三級警戒時,「封城」之說到處流竄,不少民眾為了自保,紛紛到賣場掃貨。面對疫情時,真正的「自保」或「自利」,究竟是如何呢?法國社會學家Alexis de Tocqueville提出「正確理解的自利原則」概念,他認為真正「自利」的人,不會只看見眼前短期好處,而是會拉長視野,從更長期效益思考怎樣促進自己和社群的共同益處。

偏鄉所需的愛與資源,從哪裡來?

許多企業每年投注資源到偏鄉,進入偏鄉奉獻的有志者也不在少數,只是這些資源和奉獻能投入多少?又能投入多久?偏鄉若想要找回屬於自己的主體價值,必須重建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重新認識自己所生活的社區,認識它的長處與缺點,透過集體民主討論,實踐參與式預算,漸漸改進不足之處,也才能真正長出屬於社區的底氣。

疫情下的小農 在CSA社區支持農業中找到生路

2020年3月起美國發布就地避難令,導致許多餐廳歇業,農民的作物也面臨難以銷售的問題,但在看似危機的情況下,社區支持農業卻為農民帶來一線生機,新的草根網絡逐漸形成,消費者能吃到產地直送的新鮮蔬果,也讓因疫情發愁的農民,找到存活的機會。

線上課程

居家防疫讓你感覺動彈不得嗎?哪兒也不能去,什麼也做不了,但就是在這種人人都在家,無法打造實體社區的時候,才最是你應該蓄積能量,準備大展身手,發揮影響力的時刻。社區力推出「在宅學堂」,規劃系列線上課程,首推「社區報導技能入門班」,教你如何培養社區新聞眼、報導寫作與影像剪輯,由資深公民記者林琨堯,傳授他本人走跳社區的採訪武林秘笈,教你用短短四小時,輕鬆學會用文字、影音報導社區大小事。

社區資源共生 作為照顧在地化的柔實力

新冠疫情時代,各種生活資源的連結都可能一一解構,再重新建構,社區照顧模式也因疫情,更需社區的合作和努力。然而,社區長照長期存在著「官僚體系擴大迴圈」問題,「有服務卻看不見」,因為主管機關只看評鑑資料;「有服務卻做不到」,因為科層制度是社區工作者的行為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