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潭共餐菜園

解套資本主義下的孤獨 讓我們重新一起生活

金錢能買房子,卻買不到家;買得起床,卻買不到一夜好眠;能買最新款手機,卻買不到過去互動緊密的人際關係。在人人想辦法賺取更高的報酬,換取更好的生活時,卻存在一種資本主義式的孤獨……。如何讓人們從「獨力」、「獨責」的生活,改變為相互依存的共好生活,或許是我們應該思考的課題,如此一來我們才能知道,究竟我們離真正幸福的生活有多遙遠。

為地方開發犧牲在地文資 超過一甲子紅磚拱橋遭拆

新竹縣竹北市新社圳、番子坡圳、翁厝圳,在麻園地區原本有3座約60年歷史的紅磚拱橋,水橋造型風格雅緻,富有農業水利文化價值,但2019年水橋卻被拆除,令在地關心地方文史的人惋惜。社區記者劉康威特以此篇文章,希望喚醒社區民眾文化意識,不讓在地文化遭受如此浩劫。

參與式預算 凝聚社區共識的公民參與最迷人

參與式預算就像是一把金鑰匙,能勾引出集體民主討論的動力,但前期往往參與率低落。許多人認為要鼓勵居民參與社區事務的討論,必須給予物質誘因,才能提高參與率。但事實上真的是這樣嗎?其實做為社區成員,多數都有讓社區變得更好的想望。因此,通往社區民眾心的道路,並非是給予柴米油鹽,而是建立起無形卻強大的社區凝聚力。

隱藏社區巷弄裡的賞蝶步道 大直劍南山的保育天堂

受夠水泥和鋼筋構築的都市叢林了嗎?芥菜種會公民記者培訓營的小記者將要帶大家一訪隱藏於巷弄裡的自然步道,不僅遠離都市的塵囂,還能看到翩翩舞姿的蝴蝶仙子,點進內文,來看看這條賞蝶步道的神奇之處吧!

「憶見美好 共創以人為本的失智友善城市」論壇側寫(下)

如果一直提供長者卡拉OK等無生產力的事物,這個社會將會變得如何?長期觀察北歐及台灣長照發展的記者周傳久認為,若是如此,長久下來,年輕人就完蛋了!他表示,社會對失智症者能夠容錯是一項指標,更進一步則是思考如何讓失智症者具備生產力。像是嘉義的大齡食堂則是很好的案例,由社區長者擔任提供餐食的主廚,不僅長者獲得成就感,也達到活躍老化、增加社會參與的目的。

參與社區民主自治 兒少不缺席

如果民主即是集體做主,那麼實現民主自治的旅程中,參與式預算也不該排除社區裡的兒少。兒少對社區有時也有獨到的觀察,他們更真誠且勇於夢想,例如:有次與孩子們討論社區公共需求時,有孩子認為社區需有醫院或診所,方便阿公阿嬤看病,這想法很快就獲得其他孩子的附和。一個小小偏鄉社區很難實現這個夢想,也因為不容易實現,所以「大人」往往變得連作夢都不敢,勇於提出夢想的孩子,在社區追求民主自治的過程中,不能也不該缺席。

活化閒置空間、藝術彩繪 讓社區活跳跳

觀光發展常被視為推動地方社區的重要策略,社區居民也能透過社區營造來凝聚彼此力量,共同合作創造屬於在地的觀光商業模式。台灣目前有許多社區透過情境式的牆面彩繪進行社區再造,藉由遊客的拍照打卡宣傳及媒體的傳播報導,社區成為一夕之間爆紅的觀光勝地。然而,社區如何透過地方創生的觀點與方法延長生命力?又該如何實施可以更融入在地發展,創造社區觀光的整合性服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