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的不是書是夢想 偏鄉獨立書店用情感「交陪」社區

很多人都說,開店最重要的就是Location,但這樣的話聽在屏東縣深山的「蕃藝書屋」和台東縣偏鄉「書粥」老闆耳中,可就有另一種想法了。他們放棄人潮眾多的地點,包袱款款,來到天涯海角,開了一間連當地人最初都不懂在衝蝦毀的書店,他們以創意發想各種大人小孩都喜愛的活動和服務,居民反被他們為地方盡心力的理想所圈粉。

獨立而不孤立的書店 擾動社區情感關係

一身傲骨佇立在街角,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它可一點也不遺世獨立,社區孩子放學無處去,它是你最佳的保母,地方農產品滯銷,它就是最佳銷售員。親子活動、名家講座、打工換宿、以菜換書,社區居民每個微小的需求,都是它存在的意義。

獨立書店賣書也賣理念 倡議社區議題不缺席

《閱讀的島》主編林宜璇曾經如此形容獨立書店,他說,獨立書店是在地社區的星星之火,在黯黑的夜亮著獨一無二的光度,成為人們尋找道路的指標。位於基隆港邊的「見書店」和淡水河邊的「無論如河」,像一座座以知識做為底蘊的燈塔,讓社區民眾循著光,看見土地認同和新住民相關議題,甚至獲得照護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