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 用血淚巧克力打造的和平社區

甜蜜的巧克力是世界上的共通語言之一,但對內戰頻繁的哥倫比亞可可豆農民而言,這個共通語言卻藏著無法言說的苦痛。位於哥國西北部的聖何塞地區,土地相當肥沃,但因為地理位置關係,這塊原能讓可可農民養活一家大小的土地,同時也成了毒販、政府和反叛軍隊兵家必爭之地。

因應現代社會需求 合作社的復興之路

關於合作社,普遍聽到的疑問是「這麼好,數量為什麼這麼少」。這個問題不只反應當前合作事業的現狀,也直指合作社跟上社會步伐的必要與迫切性。因此,復興合作社的最優先目標必須是促進社會理解合作社的現代意義與功能,才有機會為增加組織與社員數量撐出空間。

一杯部落咖啡,喝出合作社的突破與侷限

一杯來自屏東的咖啡如何飄香全台,又如何在10年內,從零星種植到每年超過1萬噸的收購量,還接下夏威夷、新加坡、香港的訂單?泰武村民發現身處的滿山遍野都是日治時期留下來的咖啡樹,部落在原民會建議下,成立原住民生產合作社,不僅讓泰武咖啡農辛苦的成果銷售出去,也讓部落人才留下來。

地區自立及事業聯合 日本合作社分權化之東京經驗

合作社的初衷是嘗試用更平等、更靠近社區居民的方式,進而解決組織運作時最惱人的環節。隨著合作社的蓬勃,日本姊妹社東京地區的分權化,是否有為社員創造出所謂的區域民主,並充分發揮每一場域和社員力量呢?社區力邀你一同看看來自日本的經驗分享。

對小孩大人都友善 地方媽媽的育兒合作社

不友善幼兒園讓孩子抗拒上學,但孩子卻又嚮往團體學習生活!於是這位媽媽號召地方媽媽們成立育兒合作社。插畫家、園藝設計師、報社記者、美語老師通通加入育兒行列,媽媽變身老師、社區生態成學習場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