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佳楓

台灣已正式邁入高齡社會,其速度居全球之冠,但相較於其他國家,台灣平均退休年齡卻提早許多,而在中高齡、高齡者的勞動參與率又相對低於其他國家。為了提高勞動參與率,各單位紛紛提出因應方案,在一陣發展高齡就業的聲浪中,我們發現了一位將近80歲的超高齡求職者,他在經歷過許多求職的障礙後,於兩年前順利地被台灣高齡化政策暨產業發展協會(以下簡稱「高發會」)的「聖誕老人培訓學校」錄取,參加多場聖誕老人的演出且領有薪酬。

 

實地拜訪這位高齡的李逸郎爺爺,現身於民生社區的他說:「我在今年4月10日,剛好滿80歲!」身體仍相當健朗的李逸郎,目前除了擔任聖誕老人的演出外,也同時擔任三一全人發展協會的常務監事、台灣第一家庭協會引導教練、高發會「親愛的,我老了」特展的對話引導員、銀髮族三A同學會的發起人、《僑聲報》的特約記者,並協助推動教會的「好爸爸運動」,也到社區大學敘說自己的生命故事。

 

80歲前的我  天天上班

李逸郎表示:「同學們一個個都安息了,但我還很健康、頭腦很清醒,所以非常珍惜上帝給予我多出來的時間,希望盡量的享受與運用,能為這個社會做多少算多少,這就是我活躍銀髮的方式!」身兼多份工作,他每天仍保持運動的習慣,他說:「人的身體若健康,就是一種自由。」

 

他將生命劃分為幾個階段,出生到求學是第一人生,畢業到就業是第二人生,退休是第三人生,而現在的人因為高齡,而擁有第四人生。第四人生怎麼活?端看個人的選擇。李逸郎笑說,自己四月份剛邁入第四人生(80歲)的他,開始有邁入老年的心態,以及腰痠、腰痛、眼睛退化等症狀。「80歲前的我,還天天上班,但滿80歲的自己,想開始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了,例如畫畫、拼布、刺繡、寫作。」

 

他笑說,東方人認為常換工作則「滾石不生苔」,經驗與財富會難以累積;但西方人卻認為石頭常滾動,才能永保活力不會長青苔。李逸郎年輕時換了非常多的工作,雖不安定,但也讓自己累積了一些經驗。曾有一個主管告訴他:「你不適合當老闆,適合幕僚。」成為他的人生指引,之後有機會到南非發展,運用之前在各企業的所學,擔任一名台商到南非建廠的頂尖顧問。10多年間他意氣風發且賺得不少錢,直到兒子生病,他才跟著家人回到台灣。

 

回台灣時,他已將近60歲,感受到對台灣企業環境的陌生,但並未想到要退休,而是繼續進修取得財務管理顧問師,也開了企管顧問公司做財務診斷、企業輔導並四處講課。有一次在進行企業診斷的時候,他病倒了,一次次出入醫院,卻一直找不到病因,甚至嚴重到沒力氣起床,被迫退休在家養病。當時他心想,人生大概就到這裡了吧?靠著信仰的力量及運動,練習正確走路、配合呼吸,終於在3年後恢復健康。

 

「生病痊癒了以後,我剛好65歲,我的心又開始動了!」李逸郎總覺得自己應該再做些什麼,但台灣的高齡工作環境還不健全,因此求職時四處碰壁,於是他先到花博及自己常去看書的圖書館當志工。即便高齡,他從來沒有放棄繼續工作的機會,直到錄取高發會的「聖誕老公公培訓學校」被培訓成為一名專業的聖誕老公公演出人員,他才又開始感受到自己仍被這社會所需要。

 

李爺爺參加聖誕老人培訓班與夥伴們的合影(照片來源:台灣高齡化政策暨產業發展協會)

 

對李逸郎而言,這是一份送禮物的工作,其意義在於傳遞服務精神及撒播光明的種子;最近正在著手書寫生命故事的他,想分享自己年輕時遇到的挫折與失敗,也分享他曾意氣風發、卻又跌入痛苦深淵的人生故事。至今80高齡,他仍堅守「活到老、學到老、工作到老」的信念,他說「既然退休後還得活個2至30年,為什麼我們不活得充充實實、快快樂樂呢?」更何況他幸運的擁有第五人生,更應該好好的運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