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佳楓

近日引發熱烈討論的電影《小丑》,上映不到一個月票房即破三億,劇中為精神疾病所苦的亞瑟,因貧窮、失業、社會福利制度缺失及被社會大眾不友善對待,引發他連續殺人的瘋狂行徑。社會的冷漠造就了小丑的誕生,帶出許多發人省思的問題。

2017年林奕含事件,亦曾讓精神疾病備受社會關注;2019年台灣的社會寫實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罹患思覺失調症的應思聰,成為姊姊重大的生命課程,道出精神障礙者家屬的心聲;當他在精神療養院中說著:「我想回家,我不會再打人了。」家人含淚以對的那一幕,也讓許多人落淚。

想回家,是個多麼簡單的夢想,然而,對於很多精神障礙者,卻是遙不可及。

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罹患思覺思調症的應思聰成了姊姊重大的人生課題(照片來源: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

錯誤理解  讓精障者權益受損

在台灣社會,因傳統刻板印象,再加上重大傷人事件中,媒體常常強調嫌犯是精神病患,導致民眾對精障者的誤解,使得他們在社區生活、就醫等各方面權益受損。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司長諶立中去年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曾表示:「若以嚴重的凶殺或傷害案件,精神疾病者的犯罪率並沒有比一般人來得高,但他們卻會被特別標記,形成比較危險的刻板印象。」

根據勞動部2019年4月的統計資料,慢性精神病患者的就業率僅占全部身心障礙障別中的6%左右,不友善的環境,往往使得精障者需面臨更大的生活及心理壓力。儘管身心障礙者的議題經常引發不同聲音,但在重視人權及疾病權的台灣社會,也逐漸擺脫舊有精神疾病沙漠區的稱號,強化精障社區照護概念,將服務導入社區,為精障者爭取更多在社區生活、被友善對待的權益,並協助家人喘息服務,幫助精障者及其家人與社區的關係更良好。

30歲的精障者阿偉,每天到花店上班,在花店老闆娘及職能治療老師的鼓勵下,變得愈來愈開朗,不但受到僱主的關愛,也讓阿偉的狀態穩定,像阿偉這樣的例子,花蓮玉里醫院的社區職能治療案例裡不在少數。30多年前,玉里醫院就致力於推行精障者的社區職能治療,目前計有150多位精障朋友在治療穩定後,走進社區,分布在65個據點裡工作,因為表現良好,業主都主動尋求醫院合作,發展出社區良善的共生關係 。

台灣精神醫學會秘書長張家銘曾於《燦爛時光會客室》節目接受中正大學教授管中祥的專訪,他提到,精神疾病除了藥物之外,心理社會復健更是重要,例如出院後需要職業訓練、工作機會轉介等,但家屬常常也需要工作,照顧病患常成為他們沉重的身心壓力,因此就需要社區資源共同來銜接病患出院後的生活,也就是社區化。

精障者回歸社區待解問題

早年因醫藥不發達,精障者多採長期隔離,造成患者機構化。在2010年彰化縣衛生局試辦精障社區治療,成為台灣第一個開辦單位,讓接受強制社區治療的患者,主治醫師提出申請後,可讓醫療團隊進行居家治療,讓精障者回歸社區與家庭,經由高度支持力,穩定病情。

近年來台灣相關政策也朝向去機構、回歸社區發展。盼導正社會大眾對精神病人之歧視與污名,經由社會大眾的接納與支持,強化社會安全網社會,並建立精神病友善支持環境。

然而中華心理衛生學刊及秘書長張家銘皆曾指出,大眾對精神疾病的誤解仍然存在,導致病人被排斥或不敢就醫、不被友善接納,使得就業率仍低落。回歸社區的精神醫療照護目前仍面臨一些困境,例如身心障礙鑑定與需求評估並未完整落實,由醫院到社區之間的精神醫療、復健到長照沒有連續性及完整性,缺乏個案管理平台,衛政、勞政、社政與教育等各種資源整合不足。

社區化精神醫療或復健未能以病人與家庭的需求為中心,在賦權增能、鼓勵自主及家庭支持上也是不足。此外,家屬長期照顧責任與負擔,也還無法得到完整社會支持與資源協助。社區復健機構照護品質仍需加強,全民健保給付、評鑑條文需重新修訂,可避免社區復健機構的再機構化。

全台百位精障社區關懷員 傾聽家屬受苦經驗

近年來,在衛福部的推行下,台灣目前有將近100名精障者社區關懷員,協助精障者回歸社區生活。今年將自身工作經歷出版成書,《屋簷下的交會:當社區關懷訪視員走進精神失序者的家》的作者任依島,即是資深的精障者社區關懷員。

任依島是化名,他在新書發表會中提及,為了保護故事中的主角,作者名及主角名皆為化名。他分享,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精神病患多半是混亂並有攻擊行為,但其實很多精神疾病經由復健,症狀都很穩定,除非因多元需求或複雜議題,如伴隨著經濟弱勢或就業問題、家庭暴力、喝酒或吸毒等。

他和精神失序者及其家屬在社區相遇的故事中,雖有很多衝突、矛盾與無奈,但也有許多溫暖的故事在其中,他發現,社區裡有很多居民,並不如想像中冷漠,接納精神失序者的程度,超出他想像,有很多精障者病情很穩定,自在的在社區活動、搭車移動。任依島認為,陪伴可以提供精神失序者穩定的力量,透過溝通、釋出真心及聆聽家屬受苦經驗,讓精神失序者回歸社區後擁有正常的生活。

擔任精障社區關懷訪視員的任依島,將工作心情集結成書,圖為新書座談會(照片來源:陳佳楓)

他表示,衛福部目前在台、澎、金、馬各縣市推行「精神病社區關懷訪視計畫」,透過直聘或委外醫院聘僱具備護理、職能治療、心理、社工等背景的第一線人員,進到社區掌握精神病人的病情及穩定程度,提供必要的醫療協助外,也幫忙多重困境的服務對象與家庭連結資源。盼未來精神失序者的社區照護的困境,能夠一一化解,使精障者及其家屬不再孤軍奮鬥,用友善和愛填滿醫療與社區間的裂縫,共同敞開心胸,接納彼此。

 

附註:劇照經公視同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