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藝術做社區 好嗎?

有天在一個社區場合裡碰到一位藝術家,她問我:「很多藝術家最近都說要做社區,妳有什麼看法?」聊了聊,她心裡的不確定是:「這對社區有什麼好處?」若能使更多人停下來看看這個社區,想知道社區的故事,甚至讓社區裡的人產生更多連結,那就是做社區了!

新港教會劉炳熹 覺得身為台東居民是件驕傲的事

在火車到達不了的台東縣成功鎮上,居然有個非原住民的年輕牧師。這個71年次、從出生沒有離開過台北的年輕人,在二十多歲時被分發到台東偏鄉服務。他體會到社區的服務工作並不是一種流行,而是必須思考社區實際的需要,於是展開「心驛耕新計畫」,讓一棟具有豐富歷史的老屋為社區帶來意義。

黃池麗子 用喜樂來接待天使的人

將受到幫助的人們視為上帝派來的天使,用喜樂的心接待他們,便能在他們身上看到改變。這是「天使之家全人關懷協會」秘書長黃池麗子的服務信念。在這個家裡,都是上帝派來接受款待的天使們。這些天使當中,有的是弱勢家庭的小朋友,有的是銀髮長者,很特別的是還有檳榔西施和吃檳榔的人。

城市裡的美麗社區 牡丹心的守護者 潘素娥

在她跨出家門擔任里長後,她多了好多爸爸、媽媽和兄弟姊妹。「我覺得我很快樂,因為我在這個點裡面,我可以找到,有家的感覺。」社區,真的就像一個大家庭,只要看到長輩們滿足開心的笑容,潘素娥與志工們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今日 他鄉是故鄉

和新住民姐妹的相遇,帶我通往她們在這地方的日常世界,也讓我看見她們的家庭、工作、歷程,以及她們在社區中行走的生活足跡。從這群女子的觀點出發而生成的生活地圖,其實承載了她們從故鄉到異鄉,轉化自己生命邊界和漂流認同的記憶與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