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政是一時 歷史文化才是久遠—談公營事業對在地古蹟保存的社會責任

與板橋林家、霧峰林家並稱台灣三大古厝的周家花園,在二二八事件後,成為陽明海運轄下的資產。幾十年來,地方文化工作者多次呼籲政府單位,將這個重要的歷史古蹟轉作地方文史館,陳列在地重要的文物和古蹟。但事與願違的是,這棟完整的巴洛克式建築在2009年瞬間被剷平……。

對抗兒童飢餓 食物銀行扮演關鍵角色

如果問「疫情下誰是最無辜的受害者?」相信大家都會同意,兒童是這場戰役裡最受威脅的族群。自疫情發生後,全球約有3億學齡孩童,因缺乏學校營養餐食而處於飢餓的危機。因此全球食物銀行網絡(GFN)比以往更顯重要,他們持續提供食物給糧食缺乏的學齡兒童,一解飢餓之苦。

藍凱瀚

藍凱瀚讓人願意花兩千元 來農村餐桌吃一個故事

一斤35元的花椰菜加上兩斤120元的番茄,在農村,似乎每一樣產品都能被標上價格。但農村的「價值」不只存在於論斤秤兩後的標籤上,更在農夫的職人精神和特有的環境美學被體現。出生於苗栗大湖的返鄉青年藍凱瀚,催生出大湖「返青富民」聯盟,他深知唯有結合眾人之力,才能從產地到餐桌,用「故事力」讓更多人看見農村的價值,也願意重返故鄉。

參與社區民主自治 兒少不缺席

如果民主即是集體做主,那麼實現民主自治的旅程中,參與式預算也不該排除社區裡的兒少。兒少對社區有時也有獨到的觀察,他們更真誠且勇於夢想,例如:有次與孩子們討論社區公共需求時,有孩子認為社區需有醫院或診所,方便阿公阿嬤看病,這想法很快就獲得其他孩子的附和。一個小小偏鄉社區很難實現這個夢想,也因為不容易實現,所以「大人」往往變得連作夢都不敢,勇於提出夢想的孩子,在社區追求民主自治的過程中,不能也不該缺席。

志工是社區營造的活水 在地組織因志工更茁壯

社區營造的五大面向「人文地產景」,其中「人」(志工)可說是最不可或缺的角色。尤其在社區生態營造上,許多粗重和持續性的工作,如果沒有大量的志工一起參與,根本不可能完成。以汐止的四分尾山為例,因為志工協助生態和人文研究,仔細做動植物的鑑定與調查,才讓四分尾山的自然資源調查有豐富的成果。

活化閒置空間、藝術彩繪 讓社區活跳跳

觀光發展常被視為推動地方社區的重要策略,社區居民也能透過社區營造來凝聚彼此力量,共同合作創造屬於在地的觀光商業模式。台灣目前有許多社區透過情境式的牆面彩繪進行社區再造,藉由遊客的拍照打卡宣傳及媒體的傳播報導,社區成為一夕之間爆紅的觀光勝地。然而,社區如何透過地方創生的觀點與方法延長生命力?又該如何實施可以更融入在地發展,創造社區觀光的整合性服務呢?

恆春創生走自己的路 深入在地資源創品牌價值 

偶然問起朋友對於地方創生的看法,有人認為是天空步道、有人認為是造成當地房價提升,我在青年趨勢論壇提出的行動方案則認為是創造當地就業機會,鼓勵青年回流及島內移民,使得資源逐漸分配均等,相信這也是許多人的想法。後來在恆春城東大院子實習,聽了 Jason、里山生態有限公司員工及自己經由文化採集而得到的體悟,我有了新想法。

放心Talk X 印尼鄉村的影像運動 印尼與台灣的社區經驗對談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由於環境與人文的差異,不同國家的社區經驗也截然不同。以印尼而言,在印尼,藝術是普及於庶民,且人人都具有潛在的藝術家性格,因此印尼影像工作室的Rangga,便透過教導村民拍攝影片作為社區工作的實踐,讓村民透過影像,說出自己的故事和生命的歷程。